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一:十年归
    “老张!加油啊!星辰铁矿的归属权利就要交给你来帮大家夺取了!”

     一张四根大木支撑的简易擂台上,站着两个人,都是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他们怒目而视,手中各持一柄剑,只要比试一开始,恐怕二人马上就会进入厮杀。

     他们下方,左右各自有着百余围观的群众,看起来,颇为热闹。

     在剑洲,村落之间,抢夺资源,最简单最让人接受的法子,自然就是比剑。

     这片大陆上,唯有剑,才是所有人认同的,追求的。

     在剑洲,剑,是一种信仰。

     “铁图,经过勘探,那星辰铁矿在我平村的地盘上占了七成,而在你北村只不过占了三成,而你北村的人未免也太不是东西,竟然想全部独吞?”一名年纪七十左右,佝偻着腰的白须老人,拄着一根拐杖毫不留情反问道。

     北村的村长铁图是三十来的岁中年男子,他双手抱臂,双目透出精芒,嗤笑道:“平苍老鬼,你们一个弱村,我北村数十年来没有去占领你们的地盘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今两村之间发现珍贵的星辰铁矿,你竟还妄想五五分矿?我看你是老得不清楚了吧!”

     “铁图,你这狗娘养的!敢对我们村长不敬!老子要割了你的舌头!”

     平苍身后的年轻村民们,听见村长被辱,已忍不住要暴动,一个个义愤填膺,就要往前冲。

     铁图一方的村民,同样不甘示弱,人人的剑都已紧捏在手上,丝毫不惧接下来的一场厮杀。

     两村之战,一触即发。

     平苍挥了挥手,转过身子,双目狠狠一瞪众人,平村众“暴乱分子”立即安分下来。

     他道:“既然约好让各村剑术最高明的三人上前比试剑法,那还是按照规矩来吧。”

     铁图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他倒是求之不得,此战,他深信平村一场都不可能赢得了。

     擂台上的两名中年男子,都已怒目而视,战意纷纷到达极点。

     “开始!”

     “哐!”

     一声啰响,战斗一触即发。

     啰音未落。

     平村的老张已经动了!带动着手中的长剑,身子掠动时,如一道惊鸿闪电,长剑随着身体,宛如流光,直接奔袭至北村的中年男子!

     为了村子的未来,为了村子的尊严,老张一出手就是三十多年来的成名杀手锏!因为他不能输!平村的参赛者虽看似有三名,但是三人中唯有他的剑法才有威慑力!平村想要胜利,他必须要一打三!赢三场!

     “呜!!”

     擂台下方的众人仿佛听到了一阵呜咽声!

     紧接着,呜咽声过,一阵极端刺耳的气浪声接连不断响彻开来!这是由于剑速过快,与空气发生了巨大的摩擦而产生的声音!

     “好快的剑法!”北村村民都是捏了一把汗,怎么平村还有这么猛的人?

     流光瞬息而来,北村的中年男子额上已满是汗水,不过他的神情依然没有太大变化,他只是用手中的剑往身前一横,做一个格挡的姿态。

     “锵!”

     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音在山脚下的擂台上响彻云霄。

     所有人都是瞳孔剧缩,死死盯住擂台之上。

     “挡……挡住了……”

     平苍在内的所有平村村民,此时都是统一变了脸色!

     他们都是脸色苍白。

     “不……不可能……老张最强的雷霆剑,竟然就这样被挡下来了?”

     他们原本还指望老张能连赢三场,没想到第一场就已经希望渺茫了。

     “呵呵,你的速度,不错。”北村中年男子长剑一甩,碰在一起的剑立即分开,老张立即被剑上传来一股巨力震得连退三步,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不过,你的力量,与孩童又有何区别?”中年男子不再废话,身子已经探上前去,普普通通的将剑对着老张一刺!

     老张双目一凝,一种极端的危险感,让得他头皮发麻,汗毛竖直!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他面对这北村的中年男子,一招都接不下来!

     这一剑,看似随意,其中蕴含的内劲却无穷无尽,足以将一块数百公斤的岩石瞬间击穿!

     老张喘着粗气,双目通红,他的确怕死,世界上也没有人真正的不怕死,但是为了村子的未来,为了村子的荣誉,他却不能退缩!

     “拼了!”老张一咬牙,爆发出全身的速度,佝腰一突,由于速度过快,身体周围变得抽象起来,然后斜斜地朝着中年男子小腹一剑刺了过去!

     他虽然力量不如对方,但是速度比对方快!他虽然是后发,却先至!

     “鱼儿,上钩!”中年男子阴测测一笑,嘴脸变得丑陋无比,他要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原本刺过去的剑,忽然又变招,向着下方砍了过去。

     练剑的人都知道,一个人一旦出了招,想要把招式改变或者收回,这是极其困难的,甚至还会受得反噬受伤,但是中年男子却还是做到了!

     他原本的剑刺,变为砍,已经冲了过来的老张正中下怀!

     “噗哧!”

     一声剑入肉中的闷声响了起来。

     “啊!”一声惨呼,老张的剑刺了一个空,然后身子一个后翻,重新站了起来。

     他咬着牙齿,显然正在承受相当大的痛苦,他的左肩膀已能看见一条深深的刀伤,血肉模糊,流血不止。

     北村的中年男子依然一脸悠然自得模样,那嗜血的目光中,似乎渴望再能从老张身上多开几道口子。

     “老张,你下来吧,再接下去比试,你会没命的。”平苍一脸惨白,他身为平村村长,虽然村子的将来很重要,但是村民的性命更重要!

     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了,擂台上的二人,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村长!”老张急了,如果他现在就投降认输,那跟放弃星辰铁矿有什么区别?

     “不可能……不可能……”同时,老张瞪大着眼睛,死死盯住他对面的中年男子,“你不是北村的人!”

     “啊!”

     老张此言一出,平村的村民立即炸开了锅。

     “就算你们北村的人比我厉害,但也绝不可能如此了得,所以你根本就不是北村的人!”老张目光阴沉,说到最后,全身都因愤怒而颤抖。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铁图。

     铁图沉吟片刻,随即哈哈大笑,拍巴掌道:“不错,不错,擂台上的人,的确不是北村的,乃是我去‘轻灵宗’请来的高手!”

     “卑鄙无耻!”

     “你这阴险小人!”平苍年纪七十,饶是素养很好,但仍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气愤得有些喘气不上来:“真是好算计啊,铁图!”

     铁图一脸不在乎笑道:“反正我们之前又没有说不允许请外人帮忙,如果被你们骂几句就拥有一个星辰铁矿,那你们尽管骂好了。”

     “哈哈哈哈!”

     “铁图村长英明啊!”

     “啧啧,平村的村长还是老了,脑筋也不灵活了。”北村的一些村民都议论了起来。

     平村一方,所有人都是怒气攻心,一个个涨红了脸,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大打出手,但是村长还没有发话,倒也还没有人太冲动。

     “罢了,罢了,既然有宗派插手,这个星辰铁矿我们不想要了。”良久,平苍深深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似衰老了许多,原本满是皱纹的脸上,如今更加显得精神萎靡。

     “呵,胜负还未分,你们就想走?”

     轻灵宗的高手冷冷道:“这个星辰铁矿我们要走了只怕你们平村的人也不甘心,我就实话实说吧。”

     他伸手一指老张:“你们平村最厉害的人莫过于此人,只要他能拔剑自刎,我就相信你们平村以后不会再闹事。”

     现场,立即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平村所有人,在此刻都是一脸不敢置信。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利益面前,人命似乎也变得丝毫不重要了。

     你们都愤怒,可是有用吗?

     “村长,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啊!”老张一脸不甘,目光中仿佛有血要流出,他把剑一横,立在自己脖子,望着轻灵宗的高手,“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再找我村子的麻烦,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老张!不可啊!”

     “老张!”

     平村一方,已经有人忍不住痛哭起来。

     纵然他们想阻止老张自刎,也来不及了。

     “呵,蝼蚁贪生,早死早超生,下一次投胎说不定还是个富贵人家。”中年男子冷冷道。

     下方的铁图也是双目放光,平村最厉害的人,就是老张,也是他最为顾忌的一个人,多年来北村虽然比平村强,就是因为有老张的存在,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只要老张一死,他不久便可以吞并平村了,到时候,只怕北村也要升级为“北城”了。

     眼看老张就要被逼自刎时。

     一个年轻人忽然从平村的人堆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材消瘦,但是背挺直得如同一柄剑,他的五官端正而立体,属于很耐看的类型,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一双眼睛。

     这到底是一双眼睛,还是前往灵魂的通道?

     坚强,乐观,明亮,安全,这是从他眼睛一看,就能感觉得到的信息。

     他穿着一身黑衣,腰间别了一把剑,从剑柄来看,似乎还是一把很破旧的剑,因为剑柄处的铁质部分,已经生锈。

     这年轻人笑意吟吟,在众目睽睽下,不徐不疾走上了擂台。

     “张叔,何必没事就自寻短见呢?你是否喝醉了?”年轻人轻笑道。

     “你……你是?”

     包括老张在内,所有人都疑惑起来。

     “别拖延时间了,你们的小把戏谁不知道?快点自杀,我们大家还要回家吃饭……”铁图忍不住道。

     中年男子却摆摆手,阻止了铁图继续说话。

     他的确从这忽然走上擂台的年轻人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所以,不像是平村拖延时间的小把戏。

     “阁下是谁?”中年男子问。

     “你在问我么?”

     青年指着自己缓缓道:“我姓祖,名宗,你们不妨可以叫我祖宗。”

     此言一出,现场再次进入了死寂。

     平村众人已经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这青年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助他们?而且不惜挑衅轻灵宗的人。

     要知道,得罪一个宗派,虽然是一个小宗派,但是那也非一般人敢做到的啊。

     “哈哈哈哈!”

     忽然,老张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虽然他的肩膀此时此刻还因为剑伤正在流血,但是他却开心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别人不认识青年,可他与青年的距离最近,他终归还是猜了出来。

     “老张,你认识?”

     平苍也是一脸询问看向正在下擂台的老张。

     老张豪爽道:“你们难道连水昌都不认识了?这浑小子离开村子十年了,是时候回来报答了。”

     “啊?他就是水昌?”

     “李水昌!”

     平苍目光一凝,看向台上的青年,忽然笑了。

     李水昌,从小就在平村长大,他无父无母,因此平村每一户人家都去蹭吃蹭喝蹭睡,一直到他十岁的一天……这小子忽然扬言要出去学习剑法,偷偷的就真的当天失踪了,平村的人无论怎么找,都没有找回来。

     但是直到十年后的今天,他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就像当年他离开一样!

     “小子,看来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中年男子目光阴沉。

     “你们不是要比擂争星辰铁矿么?”李水昌道,“张叔输了第一场,我来代表平村第二位上。”

     “好,正想领教领教你这黄口小儿的手段到底如何。”中年男子道,“看你到底是不是口气大过本事!”

     李水昌摇头道:“我不跟你比。”

     北村的人立即发出一阵哄笑。

     “这小子怎么才上去一会儿就怂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分钟男人?”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双目凶残道:“那你想如何?”

     李水昌无所谓道:“打你一个人万一我下手太重,只怕你会死掉,而得罪一个宗派也不是好事,所以……你们一次性上三个吧!反正我要打三场,你们索性一起上来,就算死掉,一次性死三个也少了我一个个找的麻烦!”

     李水昌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本还嘲笑的北村一边,笑声戛然而止,脸部抽经。

     平苍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子……”

     “相信他吧,村长。”老张在一旁拍了拍村长的肩膀。

     平村的村民,一个个也是一脸激动,多少年前的小屁孩啊,如今要出来拯救村子了。

     “两位师弟,请随我一起击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中年男子朝擂台下一呼,两道身影立即跃上了擂台。

     “如你所愿,三个人。”中年男子冷冷道,目光死死盯住李水昌。

     但让人失望的是,李水昌依然一脸风轻云淡。

     “好,那就开始吧。”李水昌双手立在背后,颇有一番高手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