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战土匪(七)
    “杀啊,杀啊···”

     就在这时,一阵阵大喊声传了过来,只见从道路的前后冲出了大量的官兵,原来是沧州府的官兵们到了,土匪们看到周围冲出来到官兵,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顿时慌了起来。

     “往西跑,进林子!”李非虎见状一声大喝,土匪们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都慌乱往西跑去,也不与王星云他们打了。在不远处的官兵队伍中,冲出一队骑兵将土匪们撞的七零八落的,同时也将土匪们拦了下来,由于路比较窄,骑兵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只好抽刀与土匪们混战。王星云站得比较高,看到由于官兵们比较分散,只能稍微的缠住土匪,估计等不到其他官兵来支援就会被土匪们逃窜进山林里,王星云当即就对李存义还有尚云祥说道:

     “师傅,大师兄还得请你们出手,帮那些官兵们挡住土匪,别让他们冲进林子。”

     两人没有说什么,直接冲着土匪们追了过去,王星云没有跟着一起冲过去,因为他知道就他这点本事去了还得让李存义和尚云祥两人分心保护自己,得不偿失,而且刀枪无眼在这混战中谁也不敢说自己绝对没事。

     站在马车上,王星云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望着远处还在打斗的人群,王星云注意到一个身穿黑衣身材槐梧,手上戴着两支爪子的汉子在与官兵打斗,这人双手连连晃动,伤了好几个官兵,唬住了周围的官兵,只敢将其围起来使用长兵器攻击,却不敢靠近了打。王星云仔细看了看这人是刚才那个带头的,随即王星云反应到这应该就是土匪头子“李非虎”了。

     “大师兄,你西边有高手。”

     王星云没有喊李存义而是直接对着尚云祥喊道,李存义毕竟已经上年纪了,那人也不弱,再加上李存义可是空着手,李非虎可是拿着自己擅长的兵器呢,王星云可不敢冒险。

     王星云的喊声不止尚云祥听到了,李非虎也听到了,扫了一眼全场,自己的手下们都被官兵们缠住了,而且还有那个使用大枪的高手奔自己而来,他一个近身抢过官兵手中的大枪,冲着尚云祥就扔了过去,尚云祥侧身躲过,而李非虎趁机猛地冲向了官兵们,势若猛虎,双手连挥,虎爪抓出漫天爪影,官兵们被这一下给镇住了,顿时被李非虎冲出了包围,在李非虎冲出包围后,却没有去接应其他的土匪,而是毫不犹豫就抛弃了手下,独自一个人向着树林逃了过去。

     远处的王星云看到李非虎要逃,顿时急了,可以想像,像李非虎这种凶狠狡诈的土匪,要是让他逃了,必会后患无穷。王星云看了看手中的枪,心想:可惜自己离李非虎太远了,手枪没有那么大威力。随即又咬了咬牙:碰碰运气吧。

     举起手中的枪,瞄准了李非虎,“碰”王星云冲着李非虎开了一枪,远处的李非虎也是打了一个歪咧,后背上也有血液渗出。但只是一个歪咧后,李非虎继续向前跑。

     “搜”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一杆长枪插在了李非虎的身前。尚云祥也趁此时间冲了上来,挡住了李非虎,两人当下站定,周围的官兵们一时也不敢上前。

     尚云祥满色冷峻,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后腿微蹲,双手持枪站了一个形意大枪桩,枪把按在腰眼中,枪尖向前直对着李非虎,腰腿一起一伏,整个人气度沉凝,大枪也随着身体的起伏的时候上下起伏,整个枪头却是晃动微微颤抖,似是扬起脑袋的毒蛇,在寻找噬人的机会,他的身形虽不是高大,但浑身透漏着一股刚猛凌厉之意。

     对面的李非虎脸色微变,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如此高手,看来这次自己是危险了,不过他身为匪首,闯荡江湖多年,知道越是生死时刻越要冷静,脸色肃立,沉肩展背,双脚一前一后分开,双腿微屈,两支虎爪一前一后,高低相错,整个人好似一只猛虎伏在这里,手上的虎爪更是增添了三分狠厉。

     两人盯住对方,突然,尚云祥后腿用力,整个人做势向前一纵,瞬间借势刺出一枪。枪头宛如一道利箭般划破空气,带起一声空气爆裂,在空中闪烁出一丝晶亮的银电光芒,直奔李非虎的咽喉而去,端的是刚猛迅疾,凌厉无匹。

     面对如此刚烈迅疾的一击,李非虎也不敢硬接,左脚用力,身形向左闪过,同时左手的虎爪向前从侧面挡住尚云祥的大枪,随即脚踏弓步疾如奔马,跨步冲到尚云祥的身前,右手虎爪带劲风直取尚云祥左侧的胸膛而去,若抓实了,定能取心脏要害。

     尚云祥缩肩后撤一步,避过李非虎这来势凶猛的一爪,脚下弓步左手单手持枪将大枪向左荡去,直磕住李非虎的手腕,李非虎感到手腕一阵剧痛,脸色一变,感到不妙,身体本能的向一旁蹿了出去,根据手上传来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的腕骨被枪杆磕碎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人如此的厉害,怕是已经是入了化劲的宗师级人物了。

     “嘶,阁下何人?”

     李非虎倒抽了一口凉气,咬牙忍住了手腕上的剧痛,对着尚云祥问道。

     “形意门,尚云祥。”

     尚云祥站在一旁看着李非虎,并没有继续攻击。

     “原来是铁脚佛,果然好本事。”

     李非虎心中虽然惊骇,但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忍着剧痛松开了手腕,单手虎爪向前一举,防备的盯着尚云祥。听着周围有些减弱的厮杀声,心中暗道不妙,再晚会儿其他官兵们赶过来,到时候自己就逃不掉了,可现在自己有强敌阻路,怕是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李非虎现在就好比受伤的动物,却也是起了拼命的心思,暗自咬牙,现在的他才是最凶猛的,只见他那眼中冷光闪过,单手盘好架势,好似一头受伤的老虎蛰伏在草丛中,虽然受伤但他身上却升起了一股霸道的杀意直冲尚云祥袭去。

     两人相对着,突然两人一瞬间同时动了来,尚云祥前脚向前趟后脚用力一蹬,一缩一发间,整个人如箭一般蹿了出去。李非虎则是上半身前倾,双腿用力整个人如饿虎扑食般扑了上来。

     “吱”的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直叫人耳朵发痛,尚云祥的大枪与李非虎的虎爪相撞在一起,大枪直接崩断了一根爪刃,“噗”的一声,将李非虎的肩头扎穿。尚云祥人随枪走,近身跟到李非虎的身前,一式“进步崩拳”直打李非虎的胸口处。

     “啊”一声尖厉的惨叫李非虎倒飞了出去,尚云祥的一记崩拳直接将李非虎的肋骨打断了,断裂的肋骨向体内刺入,刺破肺脏,插进了心脏。李非虎不由自主的嘴一张,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随即瘫倒在地。

     看着瘫倒在地的李非虎,在地上张嘴喘着气,还不时的有鲜血从嘴里流出,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尚云祥没有继续攻击,只是冷着脸开口道:“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