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贫穷
    头好晕!

     好渴!水,我要喝水!

     王星云感到嗓子里火辣辣的,他很艰难的睁开眼皮,一丝光明入眼,竟然是窗外黎明的微光。借着这微弱的光芒,王星云缓慢的转动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只见周围黑漆漆的确是看不太清。

     咦,不对!这不是我得屋子

     这是哪?怎么有这么大的药味?好难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草药味道,还有一股什么东西腐霉了合在一起的味道,闻了让人好难受。

     王星云躺在床上感觉全身很不舒服,好似全身都要腐朽了似的,虚弱充斥着全身,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挪动了一下右臂,可是手臂没有动,将视线移了过去,才发现右臂处有东西压着一个人,嗯,从那散乱的发型,瘦弱的身体来看,应该是个女人,皮肤有些黝黑,粗糙。

     这是谁?念头刚起,突然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头剧烈的疼痛起来,有一种爆裂的感觉,仿佛脑海里崩裂成许许多多的碎片,一股庞大的记忆念头骤然冲击而至,如同激流,王星云忍受不住,惨叫了一声。

     “大郎!”

     刚刚还在趴着的女人猛地坐了起来,看到王星云痛苦的样子,先是一呆,然后猛地叫了一声,紧紧地将王星云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大郎啊,你这是怎么了,你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让娘怎么活啊!”说着说着,女人本就红通通的眼睛立时便泪如泉涌,抱着王星云“呜呜”的哭了起来。

     “娘,我没事!”就在女人哭了没有多大时间,王星云脸色苍白,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道:“娘,我有些饿了,我想吃些东西。”

     妇女听到声音稍微一顿,仔细的看着王星云,好似打量着一件无价珍宝,然后又似突然醒悟般,又惊又喜的说道:“大郎,你在这好好躺着,娘去给你煮点粥,不要动,有事你就喊娘。”说完,人便一阵风似的的跑出去了。

     见女人离去,王星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躺在床上,他刚刚融合了记忆,还有很多事情搞不明白,怕露出马脚才将女人支出去。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吐出了胸中的杂闷,仔细的观看起了那些记忆来,没过一会儿,王星云感到自己好累,好累,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耳畔依稀传来一些幽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听在耳朵里总是听不清。但是王星云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这些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只听到一个略带些沧桑的男声说道:

     “星云这孩子是魂魄受损,外加外感风寒,内外俱虚,才昏迷不醒的。”这个声音顿了顿继续道“上午醒过来说明这孩子魂魄受损已经好了,现在只要继续吃药,不出三天病就会好的。”

     “谢谢石大夫,谢谢石大夫,您的诊金和药钱,过两天我就给您送过去。”一道熟悉的略带尴尬的女声接话道。

     “哎,都是乡里乡亲的,不用给了,谁家没有个难处。”石大夫说道,“这孩子的身体没好之前,就不要让他下河了,免得再受寒,落下病根,天色不早了,我带回去了。”

     “谢谢您了,石大夫,这是我前些天在山上采的,送您了,您别嫌弃啊,来我送送您···“声音慢慢的有些远了。

     听到这里,王星云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就发现自己旁边有一个瘦小身影正在背对着自己,他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的背影,衣服上满是补丁,身材消瘦,肤色是昏黄昏黄的,整个人看起来干巴巴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清了清嗓子,刘远山刚想说话,就看到那个在自己旁边的身影突然转过身子来,小小脸上满是疲倦,看到王星云的一瞬间眼睛中闪过一丝惊喜,开口大叫道:“醒了,醒了,娘,娘,你快来,哥哥醒了,哥哥醒了!”

     王星云打量着这个小女孩,通过记忆他知道这是这具躯体的妹妹,王星雨,小名”二妞“,之前那个声音是母亲”田月茹“,自己所占据的这具身体也叫王星云,到是巧合的很,前身在下河捉鱼的时候被从河上游飘下来的木头撞晕,溺水死了,被自己占据了身体,说来这一家也是挺悲惨的,前身的老爹王远山前几年去山里打猎,被猛兽咬伤抬回村子的时候人就不行了,只留下了这一家三口靠着村民的救济勉强活着,现在这个儿子好不容易长大了,能撑起这个家的时候,却又碰到了这样的事,如果没有自己穿越过来,那么这个身体也就死了,估计这一家也就完了。

     就在脑海中各种杂念不断翻滚的时候,王星云的胃部突然一阵痉挛,一股饥饿感瞬间就充斥着脑海,微弱的在那说着”有没有吃的,我好饿,给我点吃的。“

     ”二妞,去将大锅里的粥给你哥端过来。“一道女人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

     ”嗯,娘。“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

     “大郎,你咋样,那不舒服。”田月茹急切的从门口处走到了王星云的身旁,半抱着王星云问道。

     “娘,我没事。”王星云含含糊糊的回答着。

     田月茹看着王星云的样子,眼泪又流了出来,只是紧紧地抱着王星云。

     王星云现在身上没有半点力气挣一下,也只好任由田月茹抱着他,也是怪郁闷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的灵魂被闷在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身体里,还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抱着,自己还没法反抗。

     没一会儿妹妹王星雨将一碗黑乎乎的所谓的粥端了过来,田月茹对王星雨说道:“二妞,给我吧。”

     “大郎,张口,小心烫啊。”田月茹一边将粥用嘴吹着气,一边跟王星云说道。

     待王星云小心翼翼将黑乎乎的粥喝完后,“大郎你再睡会吧,多歇歇,醒了你喊我。”田月茹对着躺在床上的王星云说道。

     “嗯,娘,我知道了。”王星云躺在床上回答道,一阵疲惫感袭来,王星云的意识一阵模糊,竟是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