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交手(三)
    月已西偏,月光更寒。

     有雾,薄薄淡雾。雾微寒,秋意侵人。

     乌鸦收手,长长的身子挺立,目光比秋意更寒。

     卿人笑道:“你不会的。”

     乌鸦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

     卿人摇头,道:“不,你敢,你当然敢。能以灾劫入道的人,何人不是一等一的狠人。他们对别人狠,但对自己更狠。你既然也修灾劫道,自然也不例外。”

     乌鸦不置可否,冷道:“可你看起来却很有把握。”

     卿人点点头,并不否认,道:“的确是如此。”

     乌鸦冷冷望着他,就仿佛黑夜中的一部分。

     卿人不以为意,笑了笑,道:“因为你本就不是来拼命的,既然如此,我何必担心你拿自己的命来拼我的。”

     乌鸦嘴角一撇,似是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冷冷道:“就凭这一点?你就不怕我恼羞成怒,失去理智。”

     卿人看了看他,又笑道:“不,你没有失去理智。”

     乌鸦道:“哦?”

     卿人道:“你若是失去了理智,此刻,就不会与我在这里交谈了。我也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乌鸦沉默,这已是默认。

     卿人又道:“况且请柬那么多,何必拼命那我这一张,这样做实在不聪明。”

     “不错,确实不聪明。”乌鸦冷冷说着,到最后却突然转换了语气,用发狠的语气道:“不过,我何时告诉过你,我是个聪明人。”

     卿人一愣,瞳孔一缩,显然他已经察觉到了乌鸦的意图。

     乌鸦冷哼一声,道:“我的确不会拼命,但我这人有个坏习惯,做事从来不知道放弃。越难的事,我越要做,从不躲避。而且——”

     卿人的两张嘴都不笑了,叹了口气,苦笑道:“而且什么?”虽然是在问,但他已然猜到乌鸦要说的话。

     乌鸦目光发寒,道:“而且我这人最不喜欢受人要挟,不管是任何人的,都一样。越是要挟我,我就偏不如别人的意。”

     卿人口中发涩,心头微苦,他早该想到像乌鸦这种年纪轻轻便修道有成的人,都是一身傲气的人。这种人就像是犟驴,赶一步,退三步,都是逆毛驴。

     对付这种人得用软刀子才行,而他刚刚太得意了,笑得也太欢了。

     一个懒人最痛苦的,便是自找麻烦。

     卿人后悔啊,苦笑不已,最后劝道:“事情已经如此,你真要做上那么一遭?”

     乌鸦冷笑一声,道:“失败是一回事,成不成功又是一回事。对于要挟我的人,他做的事即便能成功,我也要他笑不出来。”

     卿人苦笑摇头,道:“这实在不是个好习惯。”他是个每天都嘻嘻哈哈,绝不亏待自己,自找苦吃的人。所以,他很清楚,像乌鸦这种宁可自己也吃苦头,也不让别人好过的人,绝不会是听劝的人,他这个自找的苦头吃定了。

     ——每个人最了解的人,绝不是你自己,而是你最讨厌的天敌。

     乌鸦道:“我高兴。”

     ——这岂非就是世上最天经地义的理由?做让自己高兴的事情,这是任何人都劝不了的,不管这事是好,还是坏。

     卿人又苦笑,他已说不出话来。

     乌鸦伸出右手一指,一点卿人,冷道:“人降于世,天生便要受三灾六劫九难之苦!无人可逃!无人可免!今日,你就且尝尝这几难的滋味吧。”

     听到这,卿人面色顿时一惊,竟然是大灾术!他早已料想到,乌鸦的道行绝不浅,但他却没想到这人一上来便如此狠绝,竟拿出了大灾术。

     他慌忙道:“喂喂喂,不是吧你。这么狠,你可知你自己也逃不了的。”

     乌鸦冷冷一笑,道:“为修这灾劫之道,这痛苦于我已是家常便饭,还是管好自己吧。若是你受不了,大可解开你的嫁衣之术。”

     说完,乌鸦脸色肃然,喝道:“金难!万剑穿心!”话音刚落下,指尖顿时出现一道阴暗灾气,就仿佛汹汹燃烧的黑色火焰,不停跃动。

     下一刻,这灾气竟突然化作了一个小人模样,那如燃烧火焰般的跃动,也陡地变成了一种在祭祀般的舞蹈,充满蛮荒古老的道韵。

     看着颇为有趣,但卿人却笑不出。因为,从这舞蹈上,他本能地感受到了强烈的不详、不安。他觉得这舞蹈并不是在祭祀,而是在诅咒!

     就在此时,方圆数十里内,原本平静庚金之气突然暴动。

     锵!锵!锵!....

     伴随数不清的利剑出鞘的清脆声音,无数庚金之气自土下、山内蹿出,形如各种神兵利器,密密麻麻,漫天密布地向着卿人和乌鸦杀去。

     这一刻,天地俱寂!

     嘶!嘶!....

     庚金之气还未杀到,但那漫天锋芒无匹的锐利之感,便已然直抵卿人皮肤,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那雪白的绸缎白衣,更是已然成了乞丐都不要的破布,浑身上下不满了密密麻麻的破洞。

     卿人惊道:“不是吧,玩这么大!”说完,他不敢再有任何保留,全力施展道法,准备正面迎击。

     这是唯一的办法,灾气乃乌鸦道法所化,附在他身上,便已连接了他的气机,就算他再怎么躲,也躲不过这乌鸦招来的灾。

     闭目,静心,凝气,双手抱圆于丹田,喝道:“气和神,神游天外,天人合一。嫁衣!嫁衣!天地为我嫁衣!天地既为我嫁衣,自当为我挡灾!”

     刹那间,他与这方圆数十里的小天地气机相合,不分彼此。此时,他给人感觉时而像棵树,时而像棵草,时而又像块石头土地.....可他偏偏只是个人,这本是极其矛盾的事情。可你若是亲眼看见此刻的卿人的话,便又会觉得他好像本该如此这般,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呜!呜!呜!......

     与此同时,庚金之气终于落下,那无匹的锐利锋芒洞穿了虚空,无物可挡!也无物能挡!这是天地间最纯粹的锐利之气,主杀!!

     密密麻麻的,犹如漫天箭雨,这也正如乌鸦所说的那般,正是万剑穿心之劫。

     实在很难想象,乌鸦轻轻一指,便是如此大杀伐之术,一丝神力没用,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这就是道法的高明之处,只要入了道,一言一行间的威力、锋芒,便已超过了任何宝术。

     卿人的道法也同样如此,若他的道行足够高深,刚刚一声喝下,便可让整个这片天地为自己挡灾,阻挡任何攻伐!只可惜,现在他的道行还不到,做不到如此。只能时而让大树抵挡,时而又让那巨石抵挡.....

     如此这般下来,虽然也能少去不少的庚金之气攻伐,但在仓促之间,总有一部分来不及的,还是要他自己应付才行。

     轰!轰!轰!......

     伴随着雷霆万钧般的轰鸣声,卿人周围的一切在无数的庚金之气攻伐之下,都在瞬间化为齑粉,上扬在空中,阻隔了月光与卿人。

     与此同时,卿人双手掌心有圣洁的白色符文浮现,神力汹涌而出化为莹莹洁白的神华,演化出两轮与刚刚一样的小月牙。

     月牙洁白,光华如水,在卿人掌心自行极速旋转,洒落晶莹圣洁的露白色神霞,莹莹点点,好不绚烂夺目。

     他双手在胸前快速挥动,以洁白小月牙为盾,迎击直面而来的庚金之气。

     铛!铛!铛!......

     锐利无匹的庚金之气撞击在小月牙上,发出清脆响亮的金属交击声。每一次交击小月牙上都会被凿落大块的光斑,这是大量的莹白神符被破坏,落下后,神力迅速消散,光斑便会很快湮灭在虚空中。

     此时,庚金之气那一刻不停的巨大冲击力,让卿人双臂微微有些发麻。但他不敢有任何分心,全力往小月牙处输送神力。稍有一刻跟不上,他的掌心处就会被庚金之气的锐利刺得有如撕裂般的巨大痛感。

     另一旁,始作俑者乌鸦也并不好受。

     修灾劫之道的修士的至高境界,便是天下灾劫不加于身,达到不老不死不灭不苦不痛之境,超脱于天地大道,五行轮回,从而天地灭,而我不灭,天道毁,而我长存。

     为了此,他们必须先遭灾劫,再谈超脱灾劫。所以,这灾劫之道历来所修之人不多,因为没人喜欢每日找罪受,尤其是要命的那种。

     但,只要修有所成,真正入了灾劫之道,那这类修士就是让任何人都头痛的敌人。没有人喜欢跟这类整体浑身灾气缭绕的人为敌,因为这些人最难杀。

     就比如这乌鸦,他修成了金难后,除非有得道之人所持或是道器,否则世间一切的神兵利器皆难伤他分毫。

     只可惜,此时他却没这般轻松待遇了。

     他没想到,自己悄然种在卿人体内的灾气,竟被卿人的嫁衣道法所趁,竟给他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此时,这灾气可以说既是他的,也是卿人的。

     通过这道灾气,卿人竟然将他自己的气机和乌鸦联通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两人便是要遭劫,便一起遭劫,要安然无事,便一起安然无事。

     简单来说,便是乌鸦打卿人,就如同打他自己一样。若非如此的话,刚刚的卿人也不会笑得如此开心。

     只可惜,他没想到,乌鸦竟然是个可以自己打自己的人。如此一来,这庚金之气一半冲着卿人而去,另一半却是向着乌鸦他自己攻杀而去。

     乌鸦乌骨折扇不停扇动,一道道阴暗灾气不止地流出,环绕游走在他身边。众多的灾气汇集,他整个人宛若裹在一个漆黑暗球之中——比黑夜更黑,如水的月光也照不进去。

     原本,他既然已修成金难之术,他的灾气便可为他挡去金难,无论这庚金之气如何多,如何锐利,都不能伤他分毫才对。

     但此时,由于卿人嫁衣道法的缘故,这灾气就宛若一朵绽放的美丽玫瑰,虽然芬芳诱人,却又浑身是刺,拿着,必然会扎到自己。

     这种情况,乌鸦可以用自己的道行压制、对抗卿人的道法,但却无法完全免除,因为他的道行与卿人相必,谁也奈何不了谁。

     于是,这就导致了每当他用灾气挡下庚金之气的攻伐时,他自己就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一点轻伤。以他的神力修为,虽然根本不怕这一点轻伤,转瞬即可好转,但耐不住这庚金之气实在数不胜数,漫天密布。蚂蚁再小,也能要死大象,此刻乌鸦就是这头大象。

     所以,他此时只能用三分灾气,挡去了大部分庚金之气。其余剩下来的,他也只能像是卿人一样,自己亲手用宝术解决。

     他一手扇扇,一手掌心内幽暗符文浮现,不断轰出阴暗森森的神光,轰击向迎面击来的庚金之气,交击之声轰隆作响,震耳欲聋。

     破碎的黑暗符文不断在他周边散落,莹莹点点的,仿若一场幽暗光雨般,美丽异常,转瞬又湮灭于虚空。

     乌鸦忍受着那不断累积的轻伤,面无表情,神情冷然。此时,他的体内就像不断有小针,在狠狠扎他的五脏六腑一般,这剧烈的疼痛他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

     眼神依然冰冷,没有丝毫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