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有两张嘴的人
    秋。戏蝴蝶小楼前的枫叶已红,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

     凌晨,天灰蒙蒙的,不亮,晨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阳光尚未升起,风中仍带着黑夜的寒气。街旁的秋树,树叶早已凋落,落叶上的露水,已结成一片薄薄的秋霜。

     戏蝴蝶是个爱花之人,不喜欢秋天,尤其是晨曦初露的时候。

     谁也不愿意在如此凌晨,冒着寒风,从自己舒服温暖的家里走出来。戏蝴蝶虽然身具神力,不怕冷,但,也不例外。

     若是这个时候来个客人,这怕是最惹他厌的事了。说不定,他就会不出一声,门也不开,愣是要把客人给逼走。

     可有的客人本就不走门的。

     在这时,戏蝴蝶开门走了出来,叹了口气,道:“你实在不是个好客人,不仅不走门,还喜欢偷人的酒喝。”

     “呵呵。”雾气里传来一阵玩世不恭的轻笑声,道:“那是你实在不知道,这偷来的酒,喝起来才格外的香。”

     这是一道年轻的话声,也是熟悉的话声。

     戏蝴蝶忍不住笑了,道:“我想,遇见你这个人,只怕连菩萨都没法子。”

     那人也笑了,道:“那刚好,只要他不对着我念经,我就请他喝酒。”

     戏蝴蝶轻轻一笑,循着醇厚的酒香,走了出去。

     这是他珍藏的千年桃花酿,酒香、桃花香,杂着雾气,已不知道这究竟是晨雾,还是酒雾了。若是闭眼,吸上一口,人就能熏醉了,醉得以为这是扑面春风,火红桃林就在前方。

     走进,有人躺在石桌上,胸口放着满满的一大杯酒。

     酒没有溅出来,只因为他躺在那里,连一动也没有动,看起来几乎就像是个死人,连眼睛都始终没有张开来过。

     若是不细看,怕是会以为只是一袭白袍整齐地放在了石桌上,从不会想到这里还有个人。

     戏蝴蝶在石凳上坐了下来,道:“这是我最后一坛桃花酿,你竟就这样一个人喝干净了,当初,我怎么会和你做朋友。”

     那人依旧没动,却张口了,道:“我这种喜欢帮人解决麻烦的人,总是不缺朋友的。你难道不喜欢这种朋友?”

     戏蝴蝶道:“我当然喜欢。可酒也算麻烦?”

     那人又道:“当然算。不仅这酒算,你那些花花草草,还有这小楼庄园也算。所以,我已经帮你找了个好买家,价格起码高出市价两层。”

     “哦。”戏蝴蝶疑惑不解,道:“这又是为何?”

     “因为,你马上就要和我启程,或许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那人立马就回了句。

     戏蝴蝶懂了,微微探了探身子,问道:“你找到线索了?”

     那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不,是线索找到了我。”

     戏蝴蝶道:“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

     那人道:“不错,自然是如此。这就是他要的酬金。”

     说完,他右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张黑底镏金的请帖,递给了戏蝴蝶。

     戏蝴蝶看了看,又问道:“没了?”

     那人点了点头,道:“没了。”

     戏蝴蝶沉吟了一会儿,道:“这大会不好赴。”

     那人赞同道:“不错,的确不好赴。”

     有人主动找上门要帮大忙,条件却只是去参加一次大会,别无他求,这事怎么都透着诡异,不正常。

     可,这人又道:“但,还是得去。”

     话声中,透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戏蝴蝶也点点头,道:“若是真的,自然要去。”

     “呵呵。”这人又轻轻一笑。

     然后,他手中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颗鸡蛋般大的珠子,递给了戏蝴蝶。

     这珠子昏暗无光的,很久老,原本应是一件宝具,可如今灵气散尽,比普通木珠子也多值不了几个钱。

     但,戏蝴蝶握着它,却很激动,重重地点点头,道:“去,一定要去。”

     “呵呵。”这人怡然自得地笑了笑,道:“所以,你那些鲜花,这座小楼,如今可不就成了你的麻烦。”

     说完,他还是没有动,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胸膛上突然洁白神光一闪,那杯子里的满满的一杯酒立刻全飞进了他的嘴里,“咕咚”一声,就到了肚子里。

     他再吐出口气,胸膛上洁白神光又是一闪,酒杯就立刻飞了出去,落到了地上空酒坛的旁边,他已然喝完了。

     可他还是没动。

     戏蝴蝶又笑了,道:“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如何能躺得住。从我认识你起,你一半多的时间就没起来过。”

     那人这次总算拍了拍肚子,似是很满足,道:“那是你这种人,从来不知道做事之前,先躺下来想想。只要想开了,就没什么事是非做不可了。就比如你,一个人呆在这小楼里才多久,不就有姑娘自己找上门了吗?”

     戏蝴蝶摇摇头,道:“我从来只知道你的鼻子闻酒厉害,却从来不知道还可以闻到一个半个月前来过这里的女人。”

     那人笑道:“嘿嘿,那你就不知道了,我这人从来闻着香找女人,也从来只找香气喷喷的女人。”

     话音刚落下,这人终于动了,突地一下坐起了身,追问道:“怎么样,喜不喜欢?”

     戏蝴蝶又摇摇头,叹道:“她吹不响玉笛子。”

     那人啪的一下又躺了回去,就好像浑身被抽光了骨头和力气般,不满道:“唉,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关你那破玉笛子有什么关系?”

     戏蝴蝶淡淡道:“我家老祖说过,若是吹不响这笛子的姑娘跟我在了一起,我和她那便是一段解不开的苦果和孽缘。”

     这话那人已经听了千百遍,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这世上哪有天命定数,若是有,我等还苦苦修这破道干什么。你这人平时倒是聪明,偏偏就这问题上,抹不开脑筋。”

     戏蝴蝶苦笑,没说话。

     一会儿后,他转移话题,道:“你可还知道些论道大会的消息?”

     这人确实是个好朋友,绝不逼朋友说他不喜欢说的话,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现在已经不多。

     这人顺着道:“你我二人来这里已有两个月有余,你可清楚这苦海的势力分布?”

     戏蝴蝶道:“那是自然的。这苦海内有七大王朝地域最广,人口最多,底蕴深厚。又有百家争鸣,论剑海等绝顶大派占据一方圣地,不弱分毫。再加上,余各大大小小的世家以及门派,各方势力简直如若天悬星河,过江之鲫,分也分不清楚。”

     那人道:“不错。可这次论道大会却仅仅邀请了苦海内所有绝顶势力的年轻子弟,你说是为了什么?”

     戏蝴蝶顿了顿,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那人没说话,却已表明了态度。

     前路绝不好走,但他们都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戏蝴蝶道:“最好是找个帮手。”

     那人呵呵一笑,道:“我已经找了。在朝歌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有人比一个最善打探消息,腿脚利索的贼头更适合做帮手的了。”

     戏蝴蝶眼睛一亮,道:“你竟说动了老贼头,他不是从来不做他不想做的事吗。此时,他正跟他新相好打得火热,怎么会肯为你跑腿?”

     那人指着自己,笑道:“一个男人动不动手做事,他的女人才是关键。你们只知道我这两张嘴向来得理不饶人,最会得罪人,但却没想到,我这两张嘴从来也管不住什么秘密。那老贼头跟前任相好那点事,我可全都知道。”

     戏蝴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晨雾薄了些,也淡了些,终于露出了他的模样。

     他满头黑发也未梳,只是随随便便地打了个结。他伸直了四肢,斜卧在石桌上,像是天塌下来都不会动一动。

     在他的脸上有道刀疤,从左眼角一直划到了嘴角。不过,这刀疤非但没有使他变得难看,反而让他的脸看起来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你若是仔细看的话,那刀疤反而不见了,只觉得他眼睛清澈秀逸,鼻子又挺又直。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唇,虽看起来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冷酷就变作了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不知怎的,他身上却是有着奇异的魅力,强烈的魅力。

     不过,若是你再仔细看的话,便会知晓为何了。

     原来他笑的时候,那刀疤竟也会弯成一张笑嘻嘻的嘴。

     这实在是占了一个大便宜,喜欢笑的人,不会丑,何况他本就不丑。如此,若是再在笑时平添一倍的笑意,你就应该知道这人的名字绝没取错。

     男人瞧他都能瞧得呆住,若是女孩子见他,那还得了?

     情*人,卿人,这岂非就是最适合他的名字。

     两人笑了良久后,戏蝴蝶问道:“那我们何时动身?”

     卿人道:“老贼头昨天已经启程了,那我们就两天之后再动身。总得给你这位大情圣一点时间,跟那些花花草草道个别?”

     戏蝴蝶点点头,站了起来。

     他确实需要抓紧时间去跟它们道个别,想尽可能地多跟它们待一会儿。

     转身走了一步,他突然转过身,又问道:“我这小楼庄园,你到底卖了多少价格?”

     卿人眨着眼睛,笑道:“两倍。”

     他目中闪动着顽皮、幽默的目光,却又充满了机智。